三百文学 > > 复婚 > 第43章
    贺斐第一次当爸,比谁都看起来紧张,谢书衍在的时候,他还能烦烦谢书衍,谢书衍上课的时候,他只能一个人看看育儿资料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一开始画风都还挺正常的,正经的育儿节目和书籍,没人引导,渐渐的他涉猎的东西就稍微有那么一丢丢的广泛了。

    谢老师晚上看试卷,贺斐陪在一旁的同时又偷偷打开了手机,昨天公众号的推送还没看完呢。

    “孩子出生谁先抱是有讲究的”,这个题目足够吸引贺斐,现在不管是科学还是迷信,他都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抱孩子的人,影响着孩子的颜值”。

    贺斐大惊,没想到还有这种讲究,那他说什么都得冲到第一个,钱财乃身外之物,可是颜值伴随一生啊。

    原本想把最新发现告诉谢书衍的,贺斐一抬头,见谢书衍专心致志地看着试卷,算了不打扰。

    公众号的魅力太大,他继续往下翻。

    “胎教的重要性”,文章里提到受过胎教的宝宝,对音乐敏感,学发音也早,心理行为健康,运动能力发展良好。

    贺斐看了眼家里,他不是什么文化人,平时也没有读书的习惯,至于谢书衍,多半都是在忙教书的事情,家里的书都是教材和教材解析。

    在说到音乐,他五音不全,他也没见过谢书衍开过一回嗓子,他俩都不是有音乐天赋的人,大半夜的也不好开音响,思来想去还是读故事比较靠谱,没故事书不打紧,贺斐现编的能力比谁都强。

    终于挨到谢书衍取下眼镜捏鼻梁的时候,贺斐从沙发上腾空而起,“谢老师,不看了行吗?该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差不多也该到睡觉的点了,谢书衍闻言起身洗了把脸,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贺斐也跟着上了床,先是提醒了一句,“谢老师,该跟学校请假了啊。”

    谢书衍的肚子已经显怀了,贺斐每天跟催命似的,非得要人请假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谢书衍能拖则拖,闭着眼睛敷衍了两声。

    忽然肚子上一热,贺斐的手搭了上来,谢书衍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别敷衍我。”贺斐的大手抚摸着谢书衍的肚子,“我今天刚看了一…一书。”

    贺斐没说是在网上看的,“这小孩在肚子里的时候,就得胎教,出生以后才聪明。”

    胎教这个概念不陌生,从贺斐嘴里说出来,谢书衍还挺意外的,“好像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们这个胎教晚了点。”之前都看爸爸们谈恋爱了,但是亡羊补牢嘛,“晚点也得教不是,我从今天晚上开始给你和孩子讲故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讲故事,谢书衍第一反应是童话故事,又或者是古代神话,名著那种陶冶情操的,他也不指望贺斐讲,没想到贺斐开口就是,“猪八戒大战钢铁侠第一回 。”

    谢书衍眉头紧蹙,眯着眼睛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刚编好的,我们家里不是没有故事书,再说了就算是有,让孩子以后自己看,我这现编的得劲。”贺斐捂着谢书衍的额头,“闭眼闭眼,你睡你的。”

    谢书衍哭笑不得,他做梦也没想到,这个故事今后伴随他们一生,最可怖的是,贺斐每天晚上都讲不重样的,他都不知道贺斐怎么这么能编。

    后来谢书衍请了产假在家,贺斐跟老妈子似的,除了喜欢爱念叨,还爱跟前跟后,猪八戒和钢铁侠的故事听烦了,谢书衍还不能说。

    贺斐异常的执着,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,哪能去哪不能去,一天能重复三四遍,都说怀孕的人容易焦虑,贺斐这症状比谢书衍严重多了。

    谢书衍觉得自己有必要和他好好聊聊。

    在一个晚上,谢书衍比平时早上床,他拍了拍床铺,“贺斐。”

    贺斐这狗腿连滚带爬的,“怎么了,想我陪你睡吗?”

    这速度,一张放大的脸直接怼到谢书衍的面门上,谢书衍把他往后推了推,手摸到贺斐的耳垂上,“你最近很紧张?”

    “我不紧张啊,我紧张啥?”贺斐极力想要证明自己很正常,“这有什么可紧张的?”

    谢书衍颔首,眼镜滑到鼻尖上,他从镜框边缘去看贺斐,“你还说你不紧张,我有一点动静,你反应比我还大,爸也没真盯着你,你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谢书衍一点都没夸张,贺斐任何风吹草动都一惊一乍的,他半夜起夜贺斐都跟着,这段时间,贺斐连坤子都没见过,更别说其他的社交活动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我看着你也不是因为爸爸,我现在哪有时间出去啊。”贺斐心急,说话语速也快。

    谢书衍只是淡淡地看着他,“你别这么大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爹的谁还没个压力呢?”贺斐往谢书衍手臂上一扑,“我是得让爸爸满意,但是不是他的原因,我就…”

    他就觉得每件事都好像不赶趟,他准备带跟谢书衍求婚的时候,被家里人知道他俩离婚的事情,他俩和好了吧,没来得及去一趟温泉酒店,又知道谢书衍怀孕了。

    “我计划的每件事情,都不在计划之中,我确实有点心烦,我在想我还不如守着你什么都不做,一切顺其自然。”

    现在看来一点都不自然。

    谢书衍捏了捏贺斐的胳膊,“你想干嘛就去干嘛,不用天天守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最想干的事情就是守着你啊,你是不是嫌我烦了?”贺斐起身审视着谢书衍。

    谢书衍别过脑袋,他也不是嫌贺斐烦,就是闹腾。

    贺斐斩钉截铁道:“你就是嫌我烦了!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谢书衍挺真诚的,“只是不想你压力太大。”

    贺斐不怀好意一笑,凑到谢书衍耳边,“可能是躁动吧,憋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谢书衍想多了,贺斐的德行焦虑可能是一些,但是没到需要谢书衍开导的地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挨到谢书衍的预产期,谢书衍在家里人的陪同下来了医院。

    旁边床的omega比他们后来,可人家从住院到生产前后不到半天的功夫就出院了,贺斐在旁边都看呆了,这东西都没放热火呢。

    这下贺斐他是真焦虑了,谢书衍这个怀孕的人还得反过来安慰他,“你没听人家说吗?是二胎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长辈看了直摇头,贺斐妈捶了贺斐一拳,“你有点出息行不行啊,衍衍生孩子都没你紧张。”

    贺斐一着急紧张就想上厕所,正出病房,看到坤子一家往这边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坤子指了指病房,“是这里吗?来看看,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“我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陆阳在旁边接了一句,“我考试紧张的时候,也想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什么事啊?再说了,这跟考试一样吗?”贺斐戳了戳陆阳的脑袋。

    贺斐紧张是紧张,但是他死要面子,嘴上肯定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他从洗手间出来正洗手呢,陆阳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“贺叔叔,我爸让我来喊你,谢叔叔进产房了。”

    贺斐抖了抖手上的水,催促真陆阳,“走走走!现在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老远就看到一堆人等在产房门口,坤子见贺斐神色匆忙,“还来的挺快,你没尿到裤子上吧?”

    贺斐白了他一眼,“你懂个屁啊,我待会儿得第一个抱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第一个抱啊?”陆阳仰着头好奇道。

    坤子拍着儿子头,“风俗而已,都是爸爸抱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…”贺斐刚想解释,产房的门居然打开了,婴儿的啼哭声从门缝透了出来,紧接着门口出现了个抱着孩子的护士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快了!”贺斐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“不遭罪你还不高兴吗?”长辈总在挑贺斐的刺。

    护士朝人群看了眼,“谢书衍的家人,是个女孩…”

    贺斐没等人家把话说完,蹭蹭往前挤,“在这儿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孩子交到贺斐怀里,家里人凑了过来,一旁的陆阳也好奇,非得要看看。

    贺斐蹲下来让他看小妹妹,他又问了遍,“那是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第一个抱孩子的人影响孩子颜值。”贺斐转头又冲护士问道,“护士,我老婆呢?”

    没想到陆阳不紧不慢道:“贺叔叔,小妹妹不能长你这样,不然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贺斐瞪大了眼睛,陆阳这话乍一听有道理,没等他细细琢磨,谢书衍已经被推出来了,他将孩子交到长辈手里,赶忙又接过谢书衍。

    谢书衍的麻醉没醒,孩子被爷爷奶奶外公们看着,坤子也带着他一家老小回家了,就剩贺斐苦大仇深地守着谢书衍。

    陆阳的话不能细品,小姑娘真要长得跟自己一样,以后得多受歧视啊,alpha也好omega也罢,都不太像话。

    愁死贺斐了,这公众号瞎发什么文章,都不说清楚情况的。

    “唔…”正当贺斐犯愁的时候,床上的谢书衍麻醉过了。

    贺斐回过神,“醒了心肝儿,有没有哪不舒服啊?”

    谢书衍还得平躺着,他身上没什么劲儿,有些费力地伸出手去摸贺斐的额头,说话有气无力,“你怎么愁眉苦脸的?我好像听护士说是个女孩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个男孩倒好了。”贺斐主动把脸贴过去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谢书衍有些疑惑,怎么突然变卦了,“女孩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啧。”贺斐靠在谢书衍身边,小声嘟囔,“要不然我把孩子抱过来你抱会儿,看看能不能补救补救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啊?”谢书衍越听越觉得古怪。

    贺斐这才说了实话,“我之前看网上说,第一个抱宝宝的人,会影响宝宝的颜值,那我心想我长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,肯定要冲在最前面啊,结果陆阳那小子跟我说,我家这是个姑娘,真要长成我这样…那…那…也太有男子气概了。”

    谢书衍紧咬着嘴唇,都没法憋着笑意,“贺斐…你别逗我笑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笑?这有什么可乐的啊?我都快担心出病来了你还笑得出来。”这么严肃的事情,谢书衍怎么还跟他嬉皮笑脸的,一点都不为女儿着想。

    谢书衍好半天才平复下来,“那第一个…第一个抱孩子的人,也不是你啊,是人家护士啊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贺斐恍然大悟,说完就想起身。

    谢书衍叫住他,“你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我忘了刚刚那护士长什么样了,我得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谢书衍真憋不住了,手紧抓着身下的床单,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贺斐听话把耳朵凑到谢书衍的嘴遍,谢书衍的轻言细语带着浓烈的笑意,“孩子不像你,像别人的话,那就像话了吗?你在哪看的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?”

    谢书衍算是把贺斐说服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名字是谢恒起的,娉婷,贺娉婷。

    贺娉婷的样貌没辜负谢恒给她起的名字,长得像贺斐,打小是个美人胚子,就这性格,也随了贺斐,一张嘴厉害,比她爸还能说。

    说来奇怪,贺娉婷和贺斐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可谢恒看了喜欢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贺斐半夜和谢书衍倒苦水,“爸也太偏心了。”

    谢书衍拍了拍贺斐脑袋,哄着他,“我不偏心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说:正文完结了

    本来废话挺多的,突然之间不知道说啥了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尴尬啊,那就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吧

    记得关注我的主页呀,下篇我要写大美人倒追面瘫直男的校园文,记得来看哦(?`?ω?)?

    微博:言出必行靓仔刘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作者更多新书请上(https://bbs.fanfann.com)或百度搜索饭饭电子书

    饭饭会员整理制作,版权归作者所有,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。如果觉得本书不错,请购买正版书籍,感谢对作者的支持!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