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百文学 > > 攻略了我的情敌ABO > 第59章 独属彼此 完结
    到了高三下学期,班上每个人都肉眼可见地变得努力起来,毕竟以前地那些考试都只是热身赛,高考才是重头戏。

    就连方嘉年,也不再吊儿郎当,开始正经起来。原因无他,如果考不上大学就要被送出国读书。

    “出国也是条路,不好吗?”傅泽沛问。

    “好是好,但前提是能把我跟钟洛一块包办了,我以为我俩顶多就是个异地恋,谁知道这下要变成异国恋了。”

    钟洛虽说家境不错,跟他一起出国读书没问题,但他本身有心仪的大学,不说是国内顶尖的艺术学院,可也是数一数二的,并且已经通过了专业课的考试。

    方嘉年本来想剑走偏锋,考个分低又冷门的专业,这下可好,考不好就直接要被流放异国他乡,一年连老婆都见不着一面。

    这下可苦了张沃,五人小团体瞬间只剩下他自己,玩又玩不痛快,学也学不下去,连乔月陪他出来玩的次数都变少了,每天只能一个人在班里游荡,看看这个,瞅瞅那个,飘着的孤魂野鬼似的。

    毕竟他有个有钱的老爸,不用太努力。

    而傅泽沛和祁鹤见面的时间也在减少,原因无他,只要两个人在一起,即使看上去在学习,实际也在心猿意马,想着跟学习无关的事。

    这怎么行?

    所以高考前一段时间,傅泽沛强迫他减少跟祁鹤的见面时间。只是这种方法并不太奏效,只会让彼此更想念对方,于是悻悻作罢。

    高考那天是个阴天,考场是系统随机分配的,他跟祁鹤没有分到同一所学校,傅罗开车去送的他,结果考场门外堵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好在考试过程很顺利,题没有傅泽沛想象中那么难,尤其是他一向摸不准立意的作文,要比平时模拟的简单。

    考完第一科他没有跟祁鹤见面,也没有用其他方式联系,担心互相影响情绪。当天晚上他们也只是聚在一起吃了顿饭,都心照不宣没有提关于考试的任何事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考完所有科,铃声响起,交卷,跑出考场。他奔到傅罗的身边,拿出手机给祁鹤打电话。

    傅罗问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傅泽沛正在等电话打通:“还不错,题没有我想的难,就是有几科时间不够,没有检查完第二遍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比爸爸好多了。”傅罗欣慰,“走吧,咱们先回去,妈妈在家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祁鹤那边也接了电话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考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,而后又同时笑了起来。祁鹤先说:“感觉不错,有几道题考前我们复习过,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都写上来了。”傅泽沛很骄傲,“说不定能跟你报一所大学。”

    考试完第一个炸掉的地方就是群里,几个人抽风似的在群里刷消息,傅泽沛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着回复两句,果然张沃又要组局,商量晚上去哪儿放松。

    【你!们!终!于!考!完!了!】

    傅泽沛:【什么叫我们?你没考?】

    【考了,形式还是要走一下的。泽哥你不知道,这几个月我快憋疯了,你们都疯狂学习,连方哥都改邪归正了,根本没人陪我玩。】

    方嘉年跳出来严肃声明:【纠正一下,我那不叫改邪归正,叫为爱奋起!】

    张沃管他是什么:【晚上出来通宵啊,老地方,房间都订好了,你们知道这会儿包厢多难订吗!谁最后到谁结账!】

    群里安静了几秒。

    方嘉年:【不了。】

    傅泽沛:【不了。】

    张沃满头问号:【?】

    【我陪对象。】

    【对象陪我。】

    张沃没忍住爆了粗:【靠。你们也太不厚道了,对象重要哥们重要?】

    他忘了这俩的对象也在群里,并且有一个还是积极分子。积极分子钟洛围观了全程,立刻回:【当然对象重要。】

    方嘉年很怂,反正老婆说什么都对。

    玩闹归玩闹,该嗨还是要出去嗨,这段时间压力太大,别说张沃,连傅泽沛都快要憋疯了。

    尽管他从小到大学习好,但向来讲究随缘,还是头一次这样全力以赴,为了一个目标去拼命。

    与别人不同,出考场的那一刻,他并没有感觉到全身放松,而是仍旧紧绷着。包括大家在群里商量晚上去哪儿玩,考得怎么样,暑假有什么计划,傅泽沛都有一种深深的不真实感。

    就这么结束了?

    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傅罗开车带他回家,下车那一刻看见祁鹤捧着一束花在等他。

    傅泽沛跑过去拥抱住他,才找回一点真实,意识到他们的高中生活真的结束了。

    他跟祁鹤,从出生一直走到了大学,十几年恍如一日,以后还会走很远很远。

    晚上他们去老地方唱歌,不出意外乔月和田萌也在。

    这回轮到傅泽沛八卦地问张沃了:“诶,你跟乔月有没有在一起啊?”

    张沃叹了口气:“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还须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革命时间有点长呀。”

    两人认识有一年半了,关键是傅泽沛都从单身到恋爱到那啥了,这家伙还在革命呢。

    “泽哥你不懂,恋爱享受的是过程。”张沃振振有词,“结果不结果的,没那么重要。”

    傅泽沛:“恋爱?你们不是还没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张沃想了想:“我这是单方面恋爱。”

    “简称单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包厢爆满,没办法再单开一间房来休息,傅泽沛玩累了就直接躺在祁鹤腿上玩手机。

    学校论坛他有好几个月没有登陆过了,最近学校有什么好玩的事一概不知。实际上别说学校论坛,这半年连手机他都没怎么玩过,连打游戏张沃都不想带他。

    输入密码,登录账号,页面自动跳转到首页。

    傅泽沛刷了一遍首页,发现没几个认识的名字,又打开浏览记录,手指停在四个月前的那条爆贴上。

    内容不是别的,正是他跟祁鹤的八卦帖,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,发帖人是田萌。

    从他们升到高三,这条帖子就没怎么更新了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聚会少了。高二暑假海岛行之后,几个人就没聚过,转头扎到书堆里,能出什么八卦?

    不过傅泽沛还是很感谢她没有把自己跟祁鹤都不是beta的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这条帖子却没有沉下去,几乎是每天都会有新回复,始终在前几页飘着。傅泽沛顺手打开翻了几页,发现竟然全都是在求更新!

    他把手机拿个祁鹤看。

    祁鹤开始不明所以,但看到标题和发帖时间,再看看里面的照片,立刻了然:“田萌发的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快就猜到了?”傅泽沛不服气,“我可是猜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这不难猜,只是祁鹤没明白他为什么给自己看这个帖子。

    傅泽沛从他身上起来:“等下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对面沙发上的田萌手机里忽然收到一条消息,是张图片,来自傅泽沛。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打开,傅泽沛本人就坐到了她旁边,拿着手机问:“这个帖子是你发的吧?”

    田萌看着熟悉的界面,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,她没想到这个帖子竟然会被当事人看见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照片也是你拍的?”傅泽沛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拍的,你们要是介意的话,我可以删掉。”田萌承认,“帖子也能删,就是麻烦点,要找管理员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看起来八卦花痴,但其实很有分寸,知道傅泽沛和祁鹤真的在谈恋爱以后,就没有更新过帖子了,她要帮他们一起保守这个秘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帖子不用删。”傅泽沛指了指她的手机,“只是想让你帮个忙,帮我把这张照片发上去。”

    田萌点开手机里的照片,瞬间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傅泽沛和祁鹤在接吻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公开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田萌光看那张照片就激动得小鹿乱撞:“没问题,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谢谢了。”傅泽沛问,“对了,之前新的校草评选那个帖子也是你发起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傅泽沛:“还记得beta组前三吗?”

    田萌当然没忘:“祁鹤,你,还有十二班的辛锐。”

    辛锐,傅泽沛对这个人有点印象,好像是个阳光的短发大男生,一起打过球,不过因为班级隔得太远,没有多大交集。

    “恭喜他,现在他是七中的B草了。”

    傅泽沛说:“顺便有他联系方式的话,跟他说声抱歉,占了他这么久B草头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道歉还有用吗?都毕业了!

    几分钟后,学校论坛里许久没更新的帖子再次更新,上来就放了张无比劲爆的照片,并且下面附着一行小字:已经过当事人同意。

    论坛里一下子就沸腾起来了,消息一传十十传百,兜兜转转很快传遍了整个年纪,就算不混论坛的人也全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傅泽沛跟祁鹤的手机都快炸了,连老刘都发来“亲切”问候:【傅泽沛!你们时候在一起的?好大的胆子!】

    接着下一句就是:【算了,没影响学习就好。】

    他们何止是在一起,他们还以公徇私,充分利用教室公共资源,光明正大谈恋爱。

    出成绩那天是周末,他们正在小别墅里小住。

    傅泽沛很喜欢这里,环境好,又安静,仿佛与世隔绝。除了买东西不太方便和蚊子多以外,他对一切都很满意。

    院子被他们重新打扫了,栀子也修剪得整齐漂亮,他不得不承认祁鹤说得很对,那片栀子花到了夏天一大片一大片开着白色的花,香气四溢,漂亮极了。

    傅泽沛和祁鹤还在这里度过了一个发情期。

    说起来已经不知道是谁先诱导着谁发情了,总之那个下午,信息素铺天盖地而来。手边就有抑制剂,但没有人想打,纵容着这一切的发生。

    他们度过了没羞没臊,筋疲力竭的三天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就是查成绩的日子。

    情热期之后整个人还有些疲倦,状态不佳,困乏万分。傅泽沛过得昏天黑地,早已经忘了这个重要的日子,还是手机日历提醒他的。

    “你先查。”这种时候,他本能地想逃避。

    祁鹤拿过来平板,输入考号和姓名。查分的人数很多,导致系统有点慢,一分一秒都勾着两个人的心。

    “好慢啊,我问问群里大家都查了没?”

    张沃运气好,第一个查到分,四百出头,他非常满意,扬言要请大家吃大餐。方嘉年跟他们一样,网页转了半天,也没转出来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。”祁鹤声线徒然一抖,听得出来此刻他也很紧张,“七百三十一。”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好高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傅泽沛已经把所有知道的分数按照相应比例算好并加在一起,是282。高考是最后一场,占到总分数的60%,也就是说,他至少要考到697分,最后总成绩才有可能上700。

    这应该不是大问题,主要是祁鹤的成绩太高,让他感到很有压力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查。”他简直不敢面对。

    祁鹤再次输入考号和姓名,这次网络比刚才顺畅了许多,很快就弹出来成绩。

    傅泽沛紧张得都在发抖,像是在等待宣判自己的死刑:“……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上七百了。”祁鹤是个干脆的判官,声音利落,“七百二十,数学满分。”

    傅泽沛先是愣了一下,仔细看会发现他身上已经出了层薄汗,房间里空调开得很足,全是因为紧张。紧接着他扑到祁鹤怀里:“总分714,我上七百了!”

    他很丢人地激动哭了:“祁鹤,我们可以读同一所大学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分数,基本可以选择任何想去的大学。即使祁鹤最后没有报国科,他也有更多选择的余地。他的努力,不仅是为了祁鹤,更是为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祁鹤吻走他的泪水:“我就知道,宝宝最棒了。”

    金姨和唐思捷的电话几乎是同时打过来,问他们考得怎样,傅泽沛心情还没平复,哭得打嗝,把大人吓了一跳,以为他没考好。

    “崽崽,别吓妈妈呀,没考好也没事,咱们有学上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傅泽沛闷闷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唐思捷忍不住问:“到底考了多少分呀,我跟爸爸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七百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很低吗?

    后续又有几个人给他们打电话,不是老师就是同学,都是来问分数的。方嘉年的分数也查到了,在悬崖边缘,不算很高,但勉勉强强有学上。

    后来傅泽沛嫌烦,干脆把他和祁鹤的手机都开了免打扰,继续过他们的清净日子,谁也别想打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过去未来,他们独属于彼此。

    (正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