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百文学 > > 怎么追男孩子 > 第75章 life
    对于在大学校园里见到何安瑭,程月光显得很吃惊。

    他问何安瑭:“你疯了吗,你怎么报这个学校?”

    何安瑭笑笑,说这个学校不是蛮好的吗。

    “好什么!”程月光要跳起来了,他说:“对我来说是不错,对你来说不太好。我以为你会去清华或者去北大,再不济也是出国。”

    何安瑭被他逗笑了,跟他解释说:“我妈妈身体不太好,所以我也想学医。”

    程月光骂他任性,说迟早有他后悔的时候。

    跟在程月光身后帮忙拿行李的唐时说话了,他说:“何安瑭又不是你这个笨蛋,人家学东西快,天才在哪个领域都是耀眼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……”好吧,程月光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他开始指挥唐时搬着自己的行李往宿舍走,还说等下让唐时帮何安瑭一起搬。

    何安瑭看着他们俩有说有笑地往前走,心里有一点羡慕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不看好他们俩的,唐时太过强势,是说一不二的性格,程月光又软绵绵的,整个人像是在温水里浸过的棉花。

    有几个女生朝这边跑过来,手里拿着饮料。

    她们一脸歉意,问唐时和何安瑭等下能不能去帮她们搬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五楼,”一个烫着bobo头的女生说:“东西很多,实在爬不动了,就想来男寝这边碰碰运气。”

    女生们态度很好,还买了冰镇饮料,何安瑭跟程月光对视一眼,又看向唐时。

    唐时只看程月光,在等程月光的意见。

    他很英俊,眉眼深邃,鼻梁挺直,站在程月光身边高出半个头还要多。

    那几个女生都不敢正眼看他。

    程月光很愉快地答应了几个女生的请求,还让女生们在楼下等一会儿,他说:“我们在二楼,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几个女生千恩万谢,差点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事啦,不用这样。”程月光安慰几个女生:“五楼也蛮好的,采光好,你们是女生,要洗的衣服很多,在五楼很好晾干。”

    他就是这样,不管对谁,不管对什么人,全都是一副很温和很耐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何安瑭看着他,不能避免地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。

    在教学楼的走廊里,程月光缠着他说话。

    他并不觉得烦,甚至在思考自己应该回复程月光一些什么话。

    刚好程月光说到试题,他就接着说下去,并提出自己可以给他讲解题目。

    两个人是这么熟起来的,程月光兜里总是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有时是两颗糖,有时是一个小橘子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要跟何安瑭一起分享,就算他只有一个橘子,也要剥开皮分给何安瑭一半。

    他给何安瑭一种错觉,仿佛自己是他很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后来何安瑭发现程月光对谁都是这样的,不过没关系,何安瑭还是很喜欢他。

    学校的大喇叭放着欢快的音乐,何安瑭他们来不及收拾行李,放好东西就下楼去帮那几个女生。

    女生的行李箱不是很大,但是特别的重,何安瑭怀疑她们在箱子里放了石头。

    女生们解释说,箱子里是衣服鞋子化妆品。

    何安瑭看行李箱的眼神还是充满怀疑。

    唐时走在前面,一手拎着一个箱子,好像这些箱子没什么重量。

    程月光驮着一包床褥在他旁边,不停地说:“很重的,你要不要一个一个的拿,不然爬到五楼好累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生走在何安瑭身后,小声说:“这几个男生好帅。”

    她们刻意压低了声音,但是何安瑭听到了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女生,所以心里没有任何波澜。

    可能是心里过意不去,几个女生要请何安瑭他们吃饭。

    何安瑭拒绝了,说自己要回去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程月光也不想去,他看了唐时一眼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脸色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他告诉几个女生,说他们晚上有安排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女生们有些失落,冲他们摆摆手:“今天谢谢你们了,有机会再请你们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跟几个女生分开,程月光感慨道:“女生好香哦,她们那栋楼的楼道里怎么都是香的。”

    唐时把手环在他腰上,低声笑着说:“羡慕什么,你身上也是香的。”

    程月光脸红了,看了何安瑭一眼。

    他很容易脸红,但是脸红了还是很好看。

    何安瑭跟程月光都是医学院的新生,他们在同一栋宿舍楼,但是程月光在二楼,何安瑭在一楼。

    一楼有些潮湿,他们寝室先到的男生打开窗子通风。

    何安瑭进门,那个男生看了何安瑭一眼,冲他笑笑:“来了?”

    是很平常的样子,很普通的问候。

    何安瑭点点头,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程月光跟唐时出去玩了,晚上何安瑭拿着室友送给他的牛肉干去找程月光,被程月光的室友告知他今晚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跟他哥哥出去了,说不用给他留门。”

    这样啊……何安瑭垂了垂眼睛,觉得自己像是被抛弃了。

    不该有这种想法的,但他真的忍不住这么想。

    人都害怕孤独,他度过了太多一个人的日子,所以很贪恋在程月光身边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你身处黑暗的时候,很容易把身边出现的人当成唯一的光芒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何安瑭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被录取,给他送牛肉干的室友对他钦佩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很不像学医的男生,皮肤是深深的小麦色,头发很精神的支棱着,看起来有些扎手。

    他很自来熟,说话时胳膊要搭在何安瑭的肩膀上,让何安瑭有些许的不适。

    他说:“大学霸,状元哥,兄弟以后的考试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交谈中,何安瑭得知这个男生叫卫泽航,家里是开医院的。

    他爸爸是院长,妈妈也是院长,爷爷是他们学校的退休教授。

    卫泽航不喜欢学医,奈何出生在一个医学世家,没有选择的权利。

    他很佩服何安瑭,还说他要是考出何安瑭的成绩,才不报这所学校。

    他勾着何安瑭的肩膀,情绪很激动,好像自己真的考出全市第一的成绩。

    他说:“老子直接去清华!谁还来这个破学校!”

    何安瑭无奈地摇了摇头,心里想的是白天唐时说的话。

    唐时说的很对,他学东西很快,又愿意学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在哪里上大学都无所谓,反正他都能学好。

    这不是自负,是对自己能力的信任。

    卫泽航肚子饿了,邀请何安瑭跟他一起去学校后面的小吃街。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相处,他似乎已经把何安瑭当做了自己的朋友。

    何安瑭交过的朋友很少,每个都不像卫泽航,他不知道怎么跟卫泽航相处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热情了,何安瑭有一点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有了聒噪的卫泽航在身边,何安瑭根本没有时间想念程月光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他们在小吃街碰见程月光和唐时了。

    他先看到的是唐时,因为唐时个子很高,长相又出众,站在人群里尼很扎眼。

    唐时也看到他了,冲他点点头算是打招呼,然后低头在程月光耳边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程月光朝这边看过来,很高兴地朝何安瑭扬了扬手。

    只是打招呼,没有让何安瑭跟他一起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何安瑭又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这种失落很快被其他的情绪代替,因为卫泽航开始不停地买东西,每买一样都要喂给何安瑭一口,问他好不好吃。

    在一个卖鸡爪的小摊前面,何安瑭跟程月光碰面了。

    卫泽航和唐时在排队,何安瑭跟程月光在旁边等,两个人手里都拿着吃的。

    程月光凑到何安瑭面前,分给他一把烤串,用手里吃完的签子扎走一块炒酸奶,“我尝尝。”

    这是卫泽航买的东西,何安瑭只吃了一口,不太合胃口。

    程月光倒是很喜欢,吃完一块又扎走一块。

    唐时的注意力一直在程月光身上,见状骂他:“不是说了不许吃这么多凉的。”

    程月光朝他做鬼脸,又扎走一块炒酸奶,躲到何安瑭身后吃。

    鸡爪买完了,卫泽航见何安瑭跟程月光认识,就问他们要不要一起找个位置吃东西。

    程月光谢绝,说自己要跟唐时回酒店。

    他因为何安瑭找到新朋友高兴,又分给卫泽航一大把烤串。

    等他跟唐时离开以后卫泽航就开始笑,他问何安瑭:“你发现没有,你这个朋友像个小孩儿,”

    他摇摇手里的烤串,“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喜欢用分零食表达自己的友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何安瑭看了看自己手里满满当当的小吃食,心说你跟程月光半斤八两吧,极有可能是同一个幼儿园出来的,谁也别笑话谁。

    何安瑭都不知道自己有低血糖,军训的时候他突然就栽倒了。

    他很擅长孤独,不习惯依靠别人,每次受伤都会想起自己满身是血在地上爬着找人求助的那天。

    所以有人接住他时他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是卫泽航,他大叫着,仿佛休克的人是他一样。

    “教官!”

    他喊去其他方阵溜达的教官:“教官!救命啊!”

    其他同学也围上来,很担心地看着何安瑭。

    这种被很多人关心的感觉恍若隔世,好像遇到周聿以后就没体会过了。

    教官小跑着回来,很有经验地问谁手里有糖块。

    旁边方阵的教练也来了,闻言说:“我知道谁有,我班里那个小奶包兜里总是装着糖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是说程月光。

    程月光长得漂亮乖巧,个子在一众男生里显得有点小,一逗就脸红,几个班的教官没事就喜欢去逗他。

    他们就喊程月光的名字,程月光很快跑过来,小脸上红扑扑的,带着汗,从口袋里摸出一大把奶糖。

    他说:“怎么办啊,只有这个,送何安瑭去医务室吧,求求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眼里教官就是坏人,肯定不会关心何安瑭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也行。”

    教官拿过奶糖,卫泽航手更快,从他手里抢过糖,剥开一块塞进何安瑭嘴里。

    “状元哥,”他搂着何安瑭,嘴里嘟囔着:“你可不要有事啊。”

    嘴里的糖块化开,是浓浓的奶香味,何安瑭睁开眼睛,面前是卫泽航放大的脸。

    是一张很有男子气概的脸,不像程月光那么精致,也不像周聿那般温润。

    但脸上的焦急是真的,眼里的关切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何安瑭看着他,很温和地笑了,“放心吧,我没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