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百文学 > > 一枝 > 第90章 番外 2003年 遗书
    回顾前半生,其实我没有多余的话要说。这一生过得好顺遂,在你们的庇佑下,我长成自己满意的样子,一路无灾无坎,无悔无憾。

    不知道我刚才离开之后,留爸爸一个人在家,您有没有难过。我的下跪和磕头,还不了您对我十万分之一的恩情。我清楚。

    怪我冲动,不懂瞻顾,不知考虑,院长话没说完就蹿起身第一个报名。等到肃穆地摁下红手印,坐在这儿开始写遗书了,才后知后觉自己接下来要经历什么。

    我要舍弃您,舍弃哥哥,舍弃姐姐,舍弃我的生命。但是,爸爸,世事两难全。妈妈亲自教我,我没忘。实话说,回家跟您道别时,我很忐忑。怕您不让我走,也怕我走之后再回不来,因此没敢向您瞎许平安回家的诺。您当时沉默着看我,欲哭欲笑,我猜,是和我站到同一边了。等半晌,您开口夸我,夸我是精英中的精英。神情好骄傲。所以说,做您的儿子好幸福,走大运。如果有轮回——

    我是不是封建了。但您肯定是相信的,当年妈妈去世前,您说要和她做两世夫妻,我听见了的。

    奇了怪了,今天格外想念妈妈。脑子里总是她的笑,她的唠叨。她那时还年轻。说大学毕业以后最好留在学校里当老师,说夏天多喝水,说空腹不能灌牛奶,说打完篮球不准凉水洗澡。

    也异常想我姐。

    想我哥。

    今天来不及了,没能和哥哥姐姐见一面。你们真的好忙,好好算,我们快一个月没一起吃饭了。不过,我走了之后,哥哥姐姐要常回家,陪爸爸。免得我不在,他老人家耳根子清净。一清净,就容易寂寞。

    没有我,少个弟弟烦你们,你们会不会也寂寞啊?允许寂寞,但不能伤心。

    完了,我说不出更多了。

    只是想,你们真的不要伤心,不要为我流太多眼泪。

    说起为我流眼泪,我记起来,这辈子,遗憾好像是有,可惜不能再补救。

    姐,我昨天晚上还在梦到宋野枝。

    他到底想不想回来。

    会不会回来。

    哪天回来。

    我的葬礼不能不办,这样的话,他总会为我的葬礼来一趟吧?那他肯定会哭,到时候,还请你站去他身边哄哄他,给他擦一擦眼泪。

    但应该擦不净。这人哭起来不管不顾,很难办。

    那就抱一抱他。抱紧一点,抱久些。等他哭完这一场,带他一起好好生活。把你以前教我的,都再教一遍给他。

    这封遗书不能传阅,尤其禁止落去宋野枝手里。

    人死了,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消失不见,这样兴许会更容易被忘记。

    海葬,从简,不要刻意记我忌日。

    我爱你们。

    会一直爱着。

    2003年 春天

    易青巍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其实我像期待宋野枝忘了我一样,期待你们不记得我存在过,没有创伤和疤痕地继续生活。后面那么多年,路那么长,不必辛苦带着我了。